• 柴老师的设想

    2005-03-25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1kg-logs/1079416.html

    前晚和柴老师聊的时候,她提出了一个设想:乡村教师置换计划。大致的模式是这样的:由1kg召集志愿者,通过培训成为短期老师,通过在一段时间内把短期代课老师连续派往指定学校(接力形式),从而把该学校的乡村老师置换出来,让他接受正规的培训,使他们回去后能更好的服务乡村小学。

   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设想,不过——

    从项目的目标来看,乡村教师的培训是当地教育部门的份内之事,1kg从事这样的活动好像有越俎代庖的嫌疑。

    从项目的模式来看,里面有三个难点:

    1. 一些政策法规必须面对:包括代课老师的合法性、乡村教师离开学校接受培训是否能得到当地教育部门的允许等
    2. 需要的资源比较多而且稀缺:包括代课老师、培训资源、乡村老师资料、管理者的时间投入、金钱等
    3. 对团队的能力要求比较高:包括管理的能力、实施的能力、与当地教育部门协调的能力等

    我一直认为,民间组织的长处不在于资源和执行能力上。民间组织无法像政府机构一样,能够动用大量的资源进行广泛而深入的工作,民间组织更像小型企业,专注于某一狭窄并且与政府焦点不相冲突的区域,在这个区域里做到最好,或者进行不需动用大量资源的理念传播。

    撇开具体的项目不谈,我发现我对这类问题的判断次序是这样的:

    1. 模式是什么?
    2. 期望达到的目标?该目标与组织整体目标是否一致?
    3. 所需的资源和能力?目前我们的资源和能力?

    最后,达成的结果是做或者不做的判断。这或许是一种经典的商业思维,但它却是面向已知的(对已提出的项目进行判断),并且答案是封闭的(是或者否)。

    其实,我们完全可以在这基础上走得更远,试着问以下的问题:

    1. 我们目前可利用的资源?
    2. 利用这些资源可设计出怎么样的项目?
    3. 这些项目适合怎么样的执行团体?如何与已有的项目相互结合?

    最后,达成的结果是一个新的项目。它可能作为一个全新的项目交由不同的团队执行,或者作为现有项目的补充。不管怎样,它都有效地扩展了原来的项目。这是一种开放性的思维,它面向未知,并且答案是开放的。而归根结底,它不是站在自我的立场上的,它抛弃了那种“要么是我的,要么什么都不是”的潜意识,把自身(的能力、资源)放置在一个更广阔的联系中,从而能够获得成长。

    可以这样理解:第一步是判断,第二步是创造。

    判断不是问题的结束,判断只是下一个问题的开始。只有不断积极地探询各种可能性,我们才能持续不断地创造价值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设想很好,目的很清晰。难度如下:1。短期代课老师的连续时间安排。到哪里找正好是这几天有时间的人去呢?恐怕要大规模的宣传才能达到目的。另外代课老师和乡村老师的教育都需要成本,谁来给他们上课?他们在北京的食宿?说来说去,就是资金和影响力。